<ruby id="bx916"></ruby>
<strike id="bx916"><listing id="bx916"></listing></strike>
    1. <em id="bx916"><object id="bx916"><input id="bx916"></input></object></em>

      <button id="bx916"><acronym id="bx916"></acronym></button>
        1. <th id="bx916"></th>
          歡迎訪問反傳銷愛心互助網官方網站!
          •   大學生專欄
          • 大學生舉報從事傳銷父母

          大學生舉報從事傳銷父母

          來源:紅星新聞  作者 : 王拓  發表時間 : 2018年10月29日  

          10月9日,在成都某大學讀大三的李歡回到老家資陽豐裕鎮,直接走向鎮派出所的大門,她此行的目的,是向派出所民警舉報父母多年來從事傳銷的事情。

          實名曝光自己的父母,李歡最終做出了這一艱難的決定。此行既是舉報,也是救贖,更是她七年來嘗試各種解救辦法無果后的無奈之舉。

          七年來,因不堪忍受父母、弟弟常年做傳銷,李歡曾只身深入傳銷窩,嘗試各種解救方法無果之后,她留下大量的文字、圖片和錄音資料證據。

           

          大學生舉報從事傳銷父母

           

           

          ▲2018年10月9日,李歡前往資陽市雁江區豐裕派出所報案。

          10月9日,她將這些證據材料交給警方,“一幕幕的現實都在暗示我,我不能再坐視不管,不應該任由傳銷一次次吞噬我的生活和希望了。”

           

          1

          實名舉報父母

          “2011年,我的父親因承包工程失敗,欠下外債,受親戚蠱惑遠走秦皇島,一家開始與傳銷‘結緣’。隨后,母親也沒禁住誘惑,坐上開往北方的火車,一去就是5年,投身傳銷。再后來,我未成年的弟弟也搭了進去。”

          10月9日,李歡回到老家資陽市豐裕鎮,路過鎮口時,她朝家的方向看了一眼,便直接走向鎮派出所的大門。面對警官,她將7年來家人深陷傳銷的經歷,全部作為報案材料詳細口述。

          李歡告訴警官:“母親依然有離開傳銷組織的希望,但父親卻走火入魔,我已經用盡一切辦法了。只有通過這樣的方法,讓他們斷了退路。”

          2011年,李歡在豐裕鎮讀初中,父親因承包工程失敗,耗盡家里的積蓄,還欠下10來萬外債,加上工程款遲遲無法到賬,遂找到一個遠方親戚,投身其行業。“那是我的遠房外舅,叫陳飛,據說此人混得不錯,赤條條一個人在成都打拼,有車有房。”

           

          大學生舉報從事傳銷父母

           

           

          ▲2018年10月9日,李歡想了所有能想的辦法幫助父母脫離傳銷組織。

          陳飛帶李歡的父親來到秦皇島的“中綠組織”,其前身為“遼寧本溪中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李歡說,該公司早年因傳銷被政府取締,但其組織者借尸還魂,依然在偷偷活動。

          李歡說,父母參與的中綠組織已經沒有實際產品,他們目前將從事的行業描述為“資本運作”,宣稱投入2900元的入會費,兩年后可獲得180萬,當上“經理”后,每月工資可達20余萬元,最終出局時可獲得1.5億元。

          高中畢業后,她開始在網上查詢傳銷到底是什么?怎么忽悠人?父母希望她能放棄學業加入中綠,李歡將計就計,決定去秦皇島一探究竟。

           

          2

          一次失敗的“臥底”

          “我謹記一條,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不能待上7天,3天之內必須離開。”

          2015年6月17日,李歡到達秦皇島市山海關,她終于見到闊別3年的父母。彼時,陳飛旗下的中綠組織有著十幾個寢室,李歡進住的寢室兩室一廳,有七八個人,那幾天她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被安排得滿滿當當:吃飯、談話、聽課、串寢、參觀建筑物、吃火鍋、看大海。“他們是南北派結合的傳銷,雖然住在一起,但不控制人身自由,人與人之間很禮貌。”

           

          大學生舉報從事傳銷父母

           

           

          ▲去中綠組織“臥底”記錄。

          剛到的那天晚上,李歡第二次見到陳飛,一群人正在房間里聊天,接到通知后,所有人變得規規矩矩,在地上圍坐一圈,開始聽陳飛上課:“人最大的敵人就是你自己,最大的弱點就是自貶……具有百折不饒的心,沒有不可能的事,只有不可能的人。”學員們聽得入神,李歡卻沒有聽進去,這一切如她所料,和網上公布的傳銷洗腦模式并無區別。

          三天時間里,李歡多次勸說父母離開這里,但不管李歡如何表達對陳飛的憎惡,母親和其他人都設法替他開脫。李歡開始意識到,傳銷,不再是一個簡單的名詞,父母已深陷其中,反而還勸說她放棄學業跟著他們一起干。無奈之下,她只得自己一個人離開。

          今年暑假,即將步入大三的李歡回鄉,看到一貧如洗的家,父母不在家中,80歲的奶奶在暴雨中骨折,這擊垮了李歡心中最后一道防線,她決定不再掩耳盜鈴似的坐視不管了。“按理,骨折不算多大的傷情,但就是這根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擊垮了我內心最后一道防線。”

          李歡加入一個名為“秦皇島中綠”的反傳銷QQ群,尋求高效專業的解救方法,群里的志愿者們很多有過深陷傳銷的經歷,他們用經驗,抽絲剝繭般地幫她分析父母的具體處境、癥結所在,也開始學習中綠組織的“制度課”、“四個發展”、“十三個心態”,她需要在父母回來之時摸清他們的具體職位以及被洗腦程度。

          李歡得知,按照中綠組織的職位劃分,由下到上是業務員、業務組長、主任、科長、經理。“我父親、母親、弟弟分別處于扶持科長、主任、業務員職位,陳飛告訴我弟弟,如果我弟拉一個人,就可以升科長。”李歡說。

          李歡計劃先從母親下手,她聯系了中國反傳銷協會會長李旭,準備帶母親去北京“反洗腦”。“那里可以營造一個反洗環境,親戚和我必須陪同,因為一開始反洗容易情緒激動,必須家屬來把人留住。”根據李旭的叮囑,李歡要再找一個親戚幫忙,也就是這個時候,她的計劃卻被父親知曉,父親找到她說:“你不要操心這些,你要讀書就好生讀,我現在做任何事沒有誰能阻擋我。”她得知自己在反傳銷QQ群里的一舉一動,都被曝光在中綠組織面前。

           

          大學生舉報從事傳銷父母

           

           

          ▲李歡向反洗志愿者求助。

           

          “群里有臥底!”反洗志愿者小K給李歡打來電話。反洗被攪局,李歡非常崩潰:“得知自己盤算的計劃還沒開始就失敗,我差點做出輕生的舉動,幸運的是,小K給我打了足足一個小時的電話,讓我不要灰心。”小K告訴她,必須及時讓弟弟清醒,隨后還幫她聯系了一位在成都的志愿者。

          8月28日一大早,李歡連哄帶騙帶著弟弟到成都反洗:“反洗很成功,小K打電話告訴我,要我收集好證據找警方。”

           

          3

          “你真想失去父母?”

          10月15日下午,記者通過李歡提供的聯系方式,撥通了其母親的電話。“你打錯了!”記者表明身份后,對方表示。一兩分鐘后,記者又接到其撥來的電話,聲音變成了男聲:“你是誰?我不認識你?你為什么給我打電話?”隨后電話被掛斷。

          記者將通話錄音發給李歡,李歡證實,電話中說話的人就是她父母。

          李歡向紅星新聞記者發來一段她與父親的短信聊天記錄,上面顯示,父親說:“你躲避我沒有用,你這鬧害了很多人。老爸老媽都會成為罪人……”、“你真想失去父母,不愿意見我。后果更嚴重,你兩姊妹會成為獨兒。我不會給你開玩笑”,在接下來的短信里,父親又說:“我不會做此行業我會沒良心及責任,害死很多我網下……請你相信你老爸選擇,我一生中(是一個)不滿足于現狀的人。”

           

          大學生舉報從事傳銷父母

           

           

          ▲李歡提供的一段與父親的短信聊天記錄。

           

          在另一段與父親的微信聊天記錄里,李歡說:“你不會失去親情的”,父親回答:“對不起我會的”,并告訴李歡:“你別管我。”

          而在李歡提供的一段與母親的微信聊天記錄里,母親說:“李歡你這樣做的話,你會讓我走向死路,這就是你帶給我的快樂。”、“你做任何事,你由你自己的性格來做!”、“你太讓我失望了。”

           

          大學生舉報從事傳銷父母

           

           

          ▲李歡提供的一段與母親的微信聊天記錄。

          李歡的拯救行動早就傳到了陳飛的耳朵里,李歡向紅星新聞記者提供了一段和陳飛的近17分鐘的通話錄音。

          錄音中,陳飛反復提到,他讓李歡的父母回家,已經脫離關系。 “我自己已經喊他們回去了,對不對,你自己要拿刀去抹你們父母的脖子,那我沒得辦法的,我該幫的幫了,他們干這么多年了,馬上就要見到曙光了,你這個時候給他來一刀,釜底抽薪,你給他設障礙?”

          陳飛還說,李歡的父親曾有一度回到家中,并沒有李歡說的來了7年:“我說我在這邊做‘希望陽光工程’,他說過來看……第一次叫他們來,是我造成的,然后我沒叫他們來了,他們自己來怪哪個呢?”

          至于自己的行業合不合法,陳飛說那是政府、派出所操心的話題。最后,陳飛告訴李歡:“我已經出局了,啥子事情都不管了”,然后掛斷了電話。

           

          4

          曾被多次曝光的中綠

          李歡父母所在的中綠組織,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機構?

          2018年6月11日至13日,中央電視臺CCTV-1《今日說法》欄目,以《臥底傳銷大本營》為題,連續3集報道記者臥底傳銷組織。報道一開始央視就提到,曾經的中綠是典型的北派傳銷組織,采用暴力手段來控制人身自由,“如今這傳銷團隊漸漸由北派過度到了南派,變成了以洗腦的方式,來對傳銷人員進行精神控制,但是比以往更具有迷惑性。”

           

          大學生舉報從事傳銷父母

           

           

          ▲央視報道截圖

           

          被稱為“中國反傳銷第一人”的李旭告訴記者,通過央視的報道,秦皇島中綠等組織從高調轉為低谷。幾個月以來,他向秦皇島市打擊傳銷領導小組辦公室提供了127人的傳銷頭目名單,目前已經立案打擊了不少,遺留下來的傳銷組織迅速進入秘密發展狀態,“就像黃賭毒一樣,難以打絕。”

           

          “秦皇島中綠山頭林立,陳飛可能只是其中普通的一個。”李旭告訴記者,中綠在遼寧生根,2012年之前,只是一個低端的北派傳銷組織,吃住條件很差,以蒙騙20歲左右的年輕人為主。此后,該組織大量學習廣西南派傳銷的做法,改變了吃住環境、上課模式和洗腦理論,組織也搬到了秦皇島,目前經常改頭換面,以“香港綠山”、“商會商務經濟分享平臺”、“301”等等名頭繼續行騙。

          大學生舉報從事傳銷父母

           

           

          ▲央視報道截圖

          紅星新聞記者聯系到秦皇島市打擊傳銷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張國生。

          10月15日下午,張國生和李歡通了半個小時的電話,“當時她父母就在身邊,我讓她把免提打開。”他告訴李歡,讓她問問母親,既然干了不止兩年,到底賺到180萬沒有?既然中綠聲稱是政府扶持,那是否見過其營業執照?有沒有具體的產品?“要把這些實際的問題擺明。” 張國生告訴記者,當時李歡母親的情緒激動、敏感,讓他不要問。

          張國生對中綠傳銷組織知根知底,他介紹,該組織曾以公司的形式在遼寧、北京做保健品,2008年被政府取締,但其組織者并不甘心。“我們一直很重視,一直在打擊包括中綠在內的傳銷勢力,由市政府領導、政法委書記、各區一把手牽頭,每年都有專案行動。” 張國生表示,目前中綠組織沒有執照、沒有公司結構、沒有產品,純靠拉人頭,在親戚、朋友、同學間互相洗腦,以合伙做生意、搞項目、甚至談戀愛為名,在全國各地‘殺熟’。

          10月15日,記者聯系到資陽市公安局雁江分局,警察公共關系室民警告訴記者,雖然李歡一家常年在外活動,很少回家(戶籍地資陽)。但得知這種情況后,警方會主動與其聯系,并調查核實情況,如果其父母涉嫌傳銷的情況屬實,會對其父母進行批評教育。

           

           

          紅星新聞記者丨 王拓

          攝影丨張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