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bx916"></ruby>
<strike id="bx916"><listing id="bx916"></listing></strike>
    1. <em id="bx916"><object id="bx916"><input id="bx916"></input></object></em>

      <button id="bx916"><acronym id="bx916"></acronym></button>
        1. <th id="bx916"></th>
          歡迎訪問反傳銷愛心互助網官方網站!
          •   傳銷案例
          • 瀘州警方重拳擊碎五行幣傳銷致富夢 團伙被一舉搗毀

          瀘州警方重拳擊碎五行幣傳銷致富夢 團伙被一舉搗毀

          來源:四川法制報  作者 : 李兵  發表時間 : 2018年10月29日  

          李兵

            瀘縣公安局日前根據農行瀘州分行反洗錢監測報告,認真分析研究,追根溯源,克服種種困難,輾轉數省市調查取證并抓捕嫌疑人,打掉了一個盤踞在瀘州地區的“五行幣”傳銷犯罪團伙。同時,瀘州警方及時將“上線”線索上報,為徹底斬斷始作俑者宋密秋蔓延到其他地區“五行幣”傳銷組織作出積極貢獻。瀘縣法院對銷售“五行幣”的傳銷犯罪團伙主要人員張某悅、胥某奎、李某明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分別判處其有期徒刑5年,并處罰金6萬元;有期徒刑3年,并處罰金4萬元;有期徒刑1年6個月,并處罰金2萬元。

            A

            農行報案資金流動可疑

            2016年底至2017年初,四川省農行瀘州分行在反洗錢日常監測中發現,客戶胥某奎賬戶交易異常,可疑特征為“分散轉入集中轉出或集中轉入分散轉出”。僅2016年12月18日至12月28日,該賬戶共交易42筆,收付交易累計金額197萬余元,收方交易累計金額為94萬余元,付方交易累計金額為103萬元。經核查當期交易,上下游對手較多,上游較集中在5個賬戶,其中兩個交易對手涉及馬來西亞國籍客戶,其交易筆數不多,各為一筆,但下游交易對手較固定,多集中在一個名為張某悅的賬戶,交易金額存在一定規律性,且單筆收付方金額多數為500元、2500元、5000元及其倍數,其交易對手的年齡大多數集中在40多歲至50多歲之間,在網上銀行交易較多,資金附言多顯示“五行幣”字樣。

            農行瀘州分行立即組織力量跟蹤,針對胥某奎和張某悅等客戶的基本情況、資金交易情況、可疑點進行分析,初步判斷胥某奎具有疑似傳銷洗錢的嫌疑,遂立即報告農行瀘州市中心支行,將其列入重點監控對象進行管理。

            2017年3月15日,瀘縣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接到農行瀘州分行《關于胥某奎疑似網絡傳銷重點可疑交易的報告》。在此之前的3月初,瀘縣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收到上級公安機關《關于依法開展打擊“五行幣”傳銷犯罪活動的通知》。當晚,時任分管副局長鄢書平組織經偵大隊全體民警開會研究,由其任專案組組長,副局長孔朝暉任副組長,經偵部門民警為成員。

            種種跡象表明,胥某奎等人具有重大網絡傳銷洗錢的嫌疑,專案組隨即開展相關工作。

          B

            追根溯源斬斷犯罪鏈條

            胥某奎是瀘縣玄灘鎮人,現年49歲,2009年6月至2016年1月,先后在農行玄灘支行、回龍灣分理處開立4張借記卡,開通個人手機銀行、個人網上銀行、短信銀行、個人消息服務等業務,各賬戶間均有交易。

            專案組進一步對胥某奎的資金來源、資金去向等情況進行分析研究,初步確定胥某奎的上線為張某悅,下線主要以李某明、鄧某明等人為主。張某悅,男,50歲,山東省淄博市人;李德明,男,44歲,瀘縣百和鎮人,暫住瀘州市龍馬潭區大南路;鄧發明,男,重慶市榮昌區人,暫住瀘縣玄灘鎮。

            3月16日,專案組兵分兩路傳喚胥某奎和李某明到瀘縣公安局進行審查,兩人基本交代了購買和銷售“五行幣”的經過,但他們理直氣壯狡辯,說購買和銷售“五行幣”是正當的經營行為。專案組連夜出擊,一組立即趕到瀘縣玄灘鎮胥某奎家搜查,查出兩個筆記本、電腦和銀行轉賬的回執單、快遞的收發貨單、一枚“五行幣”以及證書等證據,筆記本上有記錄購買、銷售“五行幣”人員名單、數量、金額等,電腦內有電子數據等。另一組立即去瀘州市龍馬潭區李某明暫住處搜查,搜到筆記本、營業執照,以及一些“五行幣”的宣傳資料。

            同時,在之后的審訊中,胥某奎和李某明又交代了一些上下線的情況。3月17日,兩人被刑拘。初戰取得重大突破,效果明顯。專案組再次召開案情分析研究會,要求立即對上線張某悅進行網上逃捕,傳喚抓捕重點下線,調查取證和固定證據,形成鎖鏈,在短時間查清這個“五行幣”團伙的犯罪事實,重拳打擊“五行幣”犯罪團伙。專案組當天傳喚鄧某明和李某江到案,兩人交代了在瀘州城區合伙開公司銷售“五行幣”的犯罪事實,李某江是法人,李某明是總經理。隨后,鄧某明和李某江被采取強制措施。

            C

            兵分多路開展取證工作

            3月底,省公安廳將此案作為督辦案件。專案組繼續深挖下線,兵分數路到瀘州市各區縣以及宜賓、重慶等地尋找下線,開展調查取證。

            4月16日,山東省淄博市警方傳來好消息,被網上通緝的在逃犯罪嫌疑人張某悅當天早上在淄博市一旅館落網。次日,專案組派出兩名民警前往淄博將其押回瀘縣看守所。專案組立即對張某悅進行審訊,張某悅一直否認銷售“五行幣”是傳銷犯罪,審訊民警向其宣傳相關法律規定,明確指出早在2013年9月,國家工商總局和公安部就將宋密秋(化名張?。﹦摻ǖ臎]有注冊地址的網站“云數貿聯盟”銷售“五行幣”行為定性并公布為“傳銷典型案例”。2013年6月,宋密秋被湖北省警方通緝,7月外逃馬來西亞等國繼續從事傳銷活動。全國各地相繼開展對“五行幣”傳銷犯罪活動進行圍剿。

            經過一段時間的較量后,張某悅低下了頭,交代了購買、銷售“五行幣”的犯罪事實。據張某悅交代,他直接發展下線上百人,胥某奎是其中一人。4月21日,胥某奎、李某明被瀘縣公安局以“組織領導傳銷罪”逮捕。5月26日,張某悅被瀘縣公安局以“組織領導傳銷罪”逮捕。專案組及時將張某悅的“上線”及其他下線等情況上報上級公安機關,由公安部和省公安廳對除胥某奎線索外的案件進行統籌部署、統籌偵辦。

           D

            專案督辦深挖上線下線

            5月中旬,專案組又派出兩名民警赴淄博、杭州等地調取銀行交易記錄、支付寶交易數據和凍結銀行卡等,調查張某悅的相關情況。7月13日,省公安廳經偵總隊赴瀘州督導此案。專案組多次開會研究,分析梳理案件脈絡,發現張某悅發展的胥某奎這一條線,涉及的傳銷人員眾多,因宣傳“五行幣”以及交易基本通過微信途徑,購買者大多為虛擬名,多數在其它地市州及外省,涉及宜賓、成都、貴州、河北、江蘇等多個省市,一時無法及時有效確定人員名單以及微信轉賬明細,偵查取證難度較大。同時,“五行幣”購買者已經被“虛擬數字貨幣”思想所侵蝕,大多不配合調查,拒不上繳“五行幣”,甚至有些傳銷參與者公然要求公安機關將犯罪嫌疑人釋放并歸還他們未得到的“五行幣”。

            專案組針對此案的特殊性,堅持辦案與維穩同步進行,對“五行幣”參與者進行法律宣傳,講清其違法性和危害性,做好思想穩控工作,避免發生群體性事件。面對重重困難,專案組迎難而上,輾轉山東、重慶、貴州、河北、江蘇等省市,經過長達5個多月的奮戰,查清了張某悅在瀘州地區發展的胥某奎一線涉嫌“五行幣”傳銷的犯罪事實:胥某奎發展下線李某江,李某江又發展瀘州納溪區的阿勇等數十人,阿勇又發展數十人,這一支線有上百人,七八個傳銷層級;胥某奎發展下線李某明,李某明發展宜賓地區的阿方,阿方又發展了阿輝等20多人,有6個層級;胥某奎發展下線鄧某明,鄧某明發展內江市的鐘某等多人;胥某奎和鄧某明在瀘縣的玄灘、石橋等鎮分別大量發展下線,人員多達二三百人,有十多個層級。

            據統計,胥某奎及其發展的下線有400多人,涉及金額300多萬元。目前,胥某奎等10名犯罪嫌疑人被瀘縣警方移送瀘縣檢察院審查起訴。此案的偵破,有

            力地打擊和震懾了違法犯罪分子,維護了正常的經濟社會秩序。

          上一條:“伊妮莎莉”涉嫌傳銷高層被抓 下一條: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