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bx916"></ruby>
<strike id="bx916"><listing id="bx916"></listing></strike>
    1. <em id="bx916"><object id="bx916"><input id="bx916"></input></object></em>

      <button id="bx916"><acronym id="bx916"></acronym></button>
        1. <th id="bx916"></th>
          歡迎訪問反傳銷愛心互助網官方網站!
          •   傳銷曝光臺
          • 傳銷,血的教訓!李文星夢斷傳銷

          傳銷,血的教訓!李文星夢斷傳銷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 : 佚名  發表時間 : 2020年03月15日  
          血的教訓!李文星夢斷傳銷
           
          天當被子地當床,全靠發財夢死扛,這是傳銷人員的真實寫照。23歲求職大學生李文星之
          死,至今仍然觸痛公眾神經。
           
          2017年正值畢業季。李文星和千千萬萬畢業生一樣,踏上了求職之路。李文星通過招聘平臺BOSS直
          聘求職后,接到“北京科藍軟件系統有限公司”的入職聘用書。5月20日,前往天津入職。隨
          后,李文星頻繁失聯,多次向同學借錢。7月8日晚上,他向家里打電話說了最后一句話,“誰打
          電話要錢,你們都不要給。”再無下文。直到他的遺體于7月14日在天津靜海區一處池塘被發
          現。
          2017年8月6日,經過警方全力調查取證,目前已基本查明李文星被誘騙進入傳銷組織的經過。截至
          目前,陳某、張某、江某某、翟某某、胡某等5名涉案人員已被抓獲,犯罪分子對誘騙李文星進入
          傳銷組織并進行控制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江某某因涉嫌組織領導傳銷被刑事拘留,其他4人因涉
          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寫有“蝶貝蕾”的字樣的筆記散落地上。
          現已查明,“蝶貝蕾”傳銷組織成員陳某利用手機和郵箱在“BOSS直聘”網上冒用“北京科
          藍軟件系統有限公司”之名,發布虛假招聘信息。李文星投發簡歷后,陳某于5月20日將李文星
          誘騙至靜海,后向傳銷組織上級張某進行了匯報,張某又向他的上級胡某進行了匯報。
          胡某安排傳銷人員江某某接站,之后將李文星送至位于靜海區靜海鎮上三里村的傳銷組織人
          員艾某某管理的寢室。隨后,李文星又被轉移至位于靜海鎮楊李院村的胡某管理的寢室,最后被
          轉移至位于靜海鎮楊李院村的傳銷人員李某某管理的寢室。經過調查取證以及相關涉案人員供
          諱,確認李文星在靜期間已交付了傳銷產品費,正式加入了傳銷組織,并在進入傳銷組織后期已
          不需要被控制,可以在傳銷組織內部自由活動。
           
          無獨有偶,李文星被害事件后,8月7日,天津警方通報了另一起年輕人誤入傳銷死亡案件,
          被害人為25歲的山東青年張超。BOSS直聘“企業審核機制”去哪了?
          一個好好的應屆大學求職怎么會遇見傳銷公司呢,前BOSS直聘市場公關經理在一篇名為《前
          BOSS直聘市場公關經理給李文星母親的一封信》的一封信里揭露了BOSS直聘的企業審核機制,
          第一道審核來自于企業自主的登記,此階段由北京運營總部僅負責收集信息,因為總部沒有甄別
          全國如此多的城市中如此龐大的企業資質登記信息的處理能力。
          第二道審核來自于本地區的銷售人員,他們具有審核企業資質的權力,但大部分時候僅有完
          成銷售工具達成其KPI的義務,他們獲取企業信息的方式大部分僅限于網絡。
          BOSS直聘與網友的對話
          第三道審核,即能夠掌握本地區所有企業名錄的把關人是本地區的商務總監、城市經理。雖
          然名為審核的最后一關,但卻是地區銷售業績的直接獲利者,其審核資質的注意力集中于該企業
          的發展程度能否給平臺支付付費工具從而帶來足夠的廣告收入。
          她曾有一次參加本地區波仕匯活動(本地招聘企業主周末聚會)中,其中一位來自老板就分
          享了他的招人心得:不斷的招實習生和應屆畢業生,然后試用期到期前將其以試用期不合格為理
          由勸退或提出必然會離職的要求諸如降薪,然后通過付費工具上Boss直聘找新人。
          除了審核機制的問題外,另一方面則是產品端存在一些小細節。當B端企業瀏覽了系統匹配或工具給到的簡歷名單時,在C端即會顯示該企業查看了你的簡歷
          當B端企業查看該用戶簡歷時的任何觸碰,在C端則是顯示這家企業邀請你加入。
          在C端用戶查看B端企業點擊溝通時,立刻會觸發該用戶向企業投遞了簡歷并希望應聘。
          基于Boss直聘的產品設計,使得原本痛點在于主動性并不高的招聘行業上出現了人才和企業
          方均對對方表現“極為主動”的錯覺。興許文星只是看到這家科藍公司時想嘗試與對方溝通,卻
          觸發了希望應聘該公司的推送;亦或是這家科藍公司用了Boss直聘一系列的付費工具,產品的消
          息推送讓著急找工作的文星以為這家公司的主動伸出了橄欖枝,進而導致了這場慘劇的發生。
          天津靜海十年間多次打擊傳銷
          “李文星事件”被曝光后,8月6日凌晨,天津靜海組織開展打擊傳銷“凌晨行動”,在全區
          范圍開展地毯式、拉網式排查。而實際上,被稱為“傳銷重災區”的靜海在近十年來對傳銷的專
          項打擊從未停止。
          據當地警方介紹,僅2015至2016年,靜海累計刑拘傳銷人員近400人。而針對李文星進入的
          傳銷組織“蝶貝蕾”的專項行動,此前也已連續開展7次。
          一年前的2016年8月30日,《天津日報》曾刊登文章《天津市靜海區市場監管局重拳打擊傳
          銷取得成效》,文中寫道:2016年以來,靜海依托“無傳銷區”創建活動,保持打擊傳銷高壓態
          勢,確保打傳行動不間斷,打治力度不松勁。
          根據報道,僅2016年上半年,靜海就開展了打擊傳銷專項行動60次,發現并搗毀傳銷窩點、
          會場101處次,解救被騙傳銷人員73名,遣送遣散傳銷人員1063人次,刑拘傳銷骨干分子57人。
          傳銷人員人去樓空。
           
           
          近年來,一些面臨就業壓力的大學生成為傳銷“生力軍”,引發家長擔憂——年輕人該如何
          提升對傳銷的免疫力?
          “不管傳銷打著什么旗號,穿著什么馬甲“,“只要同時具備三個
          特征就涉嫌傳銷:繳納入門費取得加入資格、發展下線組成層級關系、層層返利形成多層次計
          酬。”簡言之,就是入門費、拉人頭、團隊計酬。
          網上求職者應增強防范意識——仔細甄別網上招聘信息,選擇正規招聘機構;不
          盲目泄露個人信息,應聘過程隨機應變,“如果不帶你去公司而是去居民樓,那一定要小心。”
          萬一誤入傳銷組織,該怎么辦?建議首先,應記住地址,伺機通知親友或報警,可以利用裝
          病、騙取信任、從窗戶扔紙條、外出培訓等機會,設法逃離傳銷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