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bx916"></ruby>
<strike id="bx916"><listing id="bx916"></listing></strike>
    1. <em id="bx916"><object id="bx916"><input id="bx916"></input></object></em>

      <button id="bx916"><acronym id="bx916"></acronym></button>
        1. <th id="bx916"></th>
          歡迎訪問反傳銷愛心互助網官方網站!
          •   政策法規
          • 關于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犯罪主體認證問題

          關于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犯罪主體認證問題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 : 佚名  發表時間 : 2020年05月07日  

          裁判要旨

          關于組織、領導傳銷行為主體的界定,領導者是指在組織中實施策劃、指揮、布置、協調傳銷組織行為的人。不僅限定于最初的發起人,在傳銷組織中起骨干作用的高級管理人員也應當認定為領導者,對領導者身份的認定,應從負責管理的范圍、在營銷網絡中的層級、涉案金額等三個方面進行考慮,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案情】

          云聯惠公司采取“消費全返”運營模式吸收會員,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等形式獲得資格(升級會員),從而形成會員層級網絡,吸收資金。消費者通過云聯商城或推薦人等方式免費注冊成為普通會員,公司系統根據推薦關系自動識別上下線關系,普通會員需繳納“入門費”99.9元或999元可升級為金鉆、鉑鉆會員,上下線不設層級限制,形成一定傳銷會員體系,即形成了多層級的金字塔型結構,層級計酬以下線的收入為依據計算和給付上線報酬,返利方式以每個下線人員通過繳納升級、消費、推薦獎勵等方式獲得白積分收入時,云聯商城的后臺系統都會根據上下線層級關系自動計算、分配上線各層人員獲得的白積分。

          云聯惠公司經營活動符合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特征,屬傳銷公司。被告人楊元召利用網絡、微信,以會員消費積分全返為名,吸引不特定公眾成為會員、經銷商、組成一定層級,采取“復式計酬”方式,引誘發展人員繼續發展他人參加,組織、領導的活動人員在30人以上且層級在3級以上。

          【裁判】

          海南省屯昌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裁判:一、被告人楊元召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幣五萬元。二、被告人楊元召非法所得人民幣190797.08元,予以追繳,上繳國庫。宣判后,被告人楊元召提出上訴。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1.關于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主體認定問題

          傳銷組織是一種“金字塔”型的銷售模式,因而對犯罪嫌疑人的組織、領導行為的確定較困難。通常意義上,在傳銷組織中除了最底層的銷售人員,其他層級的傳銷人員都存在組織領導行為,但是刑法的立法本意并不是要打擊所有的傳銷人員,因此正確理解傳銷組織中的組織、領導行為尤其重要。根據最新的司法解釋,所謂傳銷活動的組織者、領導者,是指在傳銷活動中起組織、領導作用的發起人、決策人、操縱人,以及在傳銷活動中擔負策劃、指揮、布置、協調等重要職責,或者在傳銷活動中起到關鍵作用的人員。結合司法解釋規定,實踐中對于組織領導行為可作如下理解:

          第一,在傳銷啟動時,實施了確定傳銷形式、采購商品、制定規則、發展下線和組織分工等宣傳行為的;在傳銷實施中,積極參與傳銷各方面的管理工作,例如講課、鼓動、威逼利誘,脅迫他人加入等,均屬于組織、領導者。

          第二,“組織”行為應當作限制解釋,即指該組織具有自己的產品或服務,有獨立的組織體系,有獨立的成本核算。因此,在一個傳銷組織中,所謂組織者只包括合伙人或公司股東,除此之外的人不應當作為組織者加以處理。

          第三,領導者是指在組織中實施策劃、指揮、布置、協調傳銷組織行為的人。不僅限定于最初的發起人,在傳銷組織中起骨干作用的高級管理人員也應當認定為領導者,對領導者身份的認定,應從負責管理的范圍、在營銷網絡中的層級、涉案金額等三個方面進行考慮,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如果不通過“建立、擴大等起關鍵作用”的擴大化解釋,傳銷組織總部董事長之外的其他區域董事,無法納入組織、領導者,進行刑事處罰。從這個意義上說,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并非一種有組織犯罪,并不具備嚴格的控制特征,也就可以不通過有組織犯罪的邏輯來認定。傳銷活動是由大大小小的組織組成的,也就是所謂的層級。

          2.對本案的定性問題

          本案中,云聯惠公司采取“消費全返”運營模式吸引會員,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等形式獲得資格(升級會員),從而形成會員層級網絡,吸收資金。消費者通過云聯商城或推薦人等方式免費注冊成為普通會員,公司系統根據推薦關系自動識別上下線關系,上下線不設層級限制,形成一定傳銷會員體系,即形成了多層級的金字塔型結構,層級計酬以下線的收入為依據計算并給付上線報酬。從被告人主觀方面來看,其于2015年加入云聯惠,對于云聯惠的運營體制了然于心,并主動發展下線,擾亂市場經濟秩序,對傳銷活動的擴散起到推動作用,于此可認定其行為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

          對于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主體的定性并不僅僅以最初的發起人為打擊對象,此種積極參與,發展人數巨大的參與者也可以定義為領導者。這也是傳銷活動的擴散性和影響性所決定的,積極發展下線的成員其危害性隨著下線的不斷擴展也在不斷增加,所以法律將之納入為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主體。

          在對其經營方式進行概括性理解的同時也要根據公司成立、營業方式進行具體了解,不盲目打擊創新型企業。根據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之一的規定,對傳銷活動的組織者、領導者,應當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對一般違法人員,本著教育、挽救大多數的原則,可以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根據禁止傳銷條例的規定予以行政處罰。當組織、領導傳銷活動中的參與人員未達到人數、級別的標準但又侵犯市場秩序,或者違反了許可證制度時,則應根據其在傳銷活動中的地位、作用區別對待,作出不同的處理。

          本案案號:一審:(2018)瓊9022刑初138號

          二審:(2019)瓊96刑終107號

          案例編寫人:河南省淮濱縣人民法院 孫坎 李明勇

          內容來源:人民法院報,請遵守CC協議!